Hermit_Teuk

JR/Teuk/Minhyun,专注2hyun,其余CP理智杂食。

专注2hyun金钟炫X黄旼炫啦。

202男孩是一切奇迹的开始。

我这次是真的不知道如何是好了。
20号就有特饭姐姐说饭拍的时候pjs身体不舒服,当时还以为单纯的胃不好,到现在直接急救。
我倒希望他是朴装病,疼不疼难受不难受给我们哼哼几句叨叨两句,而不是天天没事人似的,具体状况上了手术台我们才能知道。
记得一个前线姐姐写文说过,偶像也是人,也和普通人一样会生病,我们没必要过多心疼,因为自己也做不了什么。对,所以我不会替他满世界卖惨,但我希望他自己也能知道,他首先是个人。不管他再温柔再体贴再牺牲自我再顾全大局,也麻烦他在做偶像做队长之前当个普通的人,顾自己一点。
你不是无路可退,你怎么退我们都在后面护着你,你做什么我都不会说什么,所以请你至少告诉我们一声好吗?
你的存在你的闪闪发光,就是让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老天还是有眼睛的,真正苦到在骨子里汗水中滴出花的人,上天是看见的。你是让我相信努力必有成果的人啊,你是让我找到前行动力的人啊。
拜托拜托,请让这些苦难不过是你传奇之路的谈资,请你之后的人生也绚烂到我可以一直仰望,一直梦想,一直炫耀吧。

刚刚重温回归团综的时候,他们几个玩食堂逃脱,特儿在旁边当MC,这个时候看见弹幕说。
“即使是弟弟们随口的一句话,队长也会呼应。”
这个点一下子戳到我了。
我仔细回顾了一下,在始源小小声地说“我喜欢”的时候特儿会cue他,在云哥对着镜头微表情的时候特儿会笑他。SJ多闹腾啊,可是在这样嘈杂的环境里,队长还是会注意到每个弟弟,他当自家MC的时候真的把照顾发挥到了极致。
这种默契和自然而然的关怀,是带领弟弟从练习生走到韩流帝王,点滴积累的结果吧?

【83Line】越界/糖

#朴正洙第一视角。
#入伍前争执的糖。

“朴正洙,你疯了吧。”
希澈推门进来,把一叠纸甩在我面前的桌子上,掀起眼皮冷冷地看着我。他的声音闷闷的,哑着嗓,含糊的语句里每个字都是怒火的结晶。和平时跟弟弟闹起来时带着笑的打趣截然不同,自从仁川大战后他绝不对我动手,就只在几步内的距离外盯着我,一声不吭,看着我有些心虚地着手去翻那叠文件。
十几年了,我自认为对希澈的了解已经很透彻了。从他进门唤我本名,我就已经把他的来意猜透了一二。我故作冷静地瞥了一下。果然是我的入伍申请单,体检报告上粗体写着“公益兵”三个大字,剩下的文件却是写得密密麻麻的入伍正规军申请单。

“去这么严格的正规军,你以为你可以?别太自以为是了。”
希澈的眼眶微红,骨节攥的泛白。可他却只是插着兜狠狠把门踹关,只留下碰撞的巨响产生的震动在这安静的屋子里蔓延开来。他是安静的,可他周身每一寸空气都是暴戾的。
我懂身为同岁朋友的他对我的关切之意,我懂他向来反对我被舆论所支配,可人的一生,又有多少选择全听凭自己?我身为队长,要是率先在舆论上垮了台,弟弟们入伍时又该怎么办?艺声身体一向不好,圭贤车祸落下的后遗症也不是三两天了,我要给他们留下自主选择的余地。我是队长,我没什么不可以的。
说到底,希澈的愤怒反倒让我心中也添起几分火来。他干脆没考虑过我的打算,只是单纯为我逃脱了他的掌控而感到恼火罢了。我为团队的打算在他口中不过一句自以为是,这种桀骜的性子衍生出的掌控欲让我厌烦。
我才是哥哥。金希澈你,越界了。

把文件摞在一旁,我撑着下巴看向那张素颜也精致到过分的脸,对上那双愤怒急切的眸子,尽量波澜不惊地开口。
“我是队长,我要做个表率,给舆论一个交代。”
我试着耐心地说我的意图,虽然我觉得这一切他早该明白。
说着我把文件整齐,打算重新搁在牛皮纸袋里放好。可就在这时,希澈一步上前来打翻了我摞好的纸页,把我的手腕捏得生疼,整个人被他提了起来。身后的椅子应声而倒,倒地的声响震得让发懵。
“你会死的!”
眼看文件要被我交上去,希澈似乎终于难以控制自己的情绪了。突然爆发的声音甚至喊破了音,凄厉得听起来像是尖锐的嘶吼。原本就不远的两张脸此时更是近在咫尺,我看见他眼底润着生理性的泪水。
我已经到了疲惫的边缘,希澈在工作上与我的不合拍更是在此刻体现的淋漓尽致,我无意细数他的种种不是,但至少如今我觉得,他根本就不懂我。
我的意图,聪明如你,本该知道。
“那我再说一遍,”我眯着眼,丝毫不避讳过近的距离,“我是队长。”
言外之意,聪明如你,本该知道。
“别告诉我,连你都不能理解。”
孑然一身走过风尘岁月的叹息。

希澈明显愣了一下,毕竟一直同岁相待,我很少在他面前强调自己是哥哥这一点。
然后下一秒,希澈攥着我的手腕一拉,按着我的后脑勺把我的脸扣在了他的肩上。他本就比我高上小半头,我的视线瞬间一黑。
这根本谈不上什么温柔,我反映了一下才明白这叫“拥抱”,用“扣”来描述一点也不为过,在视觉和心理的双重震颤中,我只感觉到他轻轻撑着我的腰。
他就是这样,自以为是,思想片面,就记得我腰不好,却不去想想自己的动作是不是太粗暴了一些。
可是,可是。
他低头在我耳边轻轻地,自以为是的声线里夹杂了难以言喻的无奈和脆弱的沙哑。
“HeeChul理解你。可是,金希澈不能理解你啊。”
“正洙,仅此而已。”
我的胸膛紧贴着的胸膛后面,是另一颗同样炽烈而荒诞的心。希澈因为激动而轻颤着,我顺势环着他的腰,在所有的缄默当中,品尝十三年岁月的旧伤疤和新黎明。
这算越界吗?

在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到来的两年后,在曙光再一次落上你的肩上的那一天,和我重逢吧。
我会去思考问题的答案,我会等你给我一个答案。我们希澈,或者说,金希澈。

首发名朋。

【83Line】朴宇直的告白

朴正洙不玩游戏,不爱上网,除了偶尔在Fanclub里研究一下粉丝们近期的兴趣取向,指点一下哪几对弟弟们搞搞营业之外,他是个标准的三十代男人。
和旁边那个整天Niconiconi甚至私自篡改了队伍问候手势的希澈一点也不一样。

“特儿啊,最近83Line的营业需求是不是太多了?赫海那俩小子的风头都快被咱俩盖过去了。粉丝们不是成天津津乐道他们是官配的尊严吗?”
一次针对Fan service的会议上,再又一次被朴正洙告知最近需要注意83Line营业后,希澈神秘兮兮地凑过来说,满脸写着身为赫海同人文写手的尊严。
“可能是这么多年的官配糖吃腻了吧。”朴正洙头也不抬地飞快回答道,一句多余的唠叨也没有地推门而出。留下了背后美其名曰“练习营业”的赫海和一脸状况外的希澈。

朴正洙当然是有私心的。
他想洗掉大小女王至亲LineABLine等等一系列希澈的拉郎配,让搜索栏中输入希澈后下一个关联词就是,“利特”。
他想理所应当地在所有场面上以各种名义接近希澈,想让他们之间每个看似无意而为的举动都被我粉丝剪成小小的短片,悄悄在网路上传播开来,万人传颂。
当他又一次习惯性地刷着“83Line”搜索词的热度时,他突然不得不承认,自己喜欢上了这位唯一的亲故——希澈。
他决定摊牌。

其实这不是朴正洙的作风,他自己也明白的不行。可是希澈的女人缘实在太好,每当看到他给女团的漂亮妹妹送上一个又一个拥抱,在直播和电台里孜孜不倦地cue着她们的名字时,朴正洙就觉得心里有股无名火在烧。
他得明确。
多一分就是越界,可偏要越得。

话说回来,真到了准备表白这一阵儿,朴正洙反而心烦得不行。以前对那些漂亮的女艺人,综艺上提点一二,私底下你来我往几顿饭就达成了关系。
可这是宇宙大明星金希澈,他追姑娘的手段不知道甩自己几条街。
朴正洙又一次向万能的ELF寻求了帮助。他偷偷去搜索最火的CP文,看看有没有什么合适的表白方式。
然后他就看到了——“希澈温柔地捧起利特的脸,在梨涡上落下清浅一吻”“希澈将利特推倒在墙上,手开始不安分地摸索起来”“希澈……”
呀?!为什么都是希澈主动啊?看不起自己也是个男人吗!为什么这叫澈特?明明是特澈啊特澈!
我们的特哥(不是特妈)一脸黑线地关了电脑屏幕,陷入冥思苦想当中。

他决定从希澈的喜好下手,男人嘛,还是更喜欢实用的东西。
他忍着头皮发麻的冲动,溜进了那间红彤彤的屋子,开始对着满墙的游戏光碟和塑料小人发呆。
哦莫……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可是也没有别的方法了……

于是就有了这一幕。朴正洙红着脸捧着一束“鲜花”——玫瑰花里插着两三个最新的Switch游戏卡带。
“请问你可以和我交往吗?”
旁边的东海看傻了眼,暗戳戳地给赫宰使眼色,这是什么操作?
赫宰一脸:老年网瘾患者的情趣。
希澈看看特儿,看看花束,看看游戏卡带,两眼放光。他上前两步,轻轻捧起朴正洙的脸,在梨涡上落下浅浅一吻。
朴正洙在被巨大的欣喜和震颤包裹的同时,脑海中隐隐约约闪过一个念头:这一幕好像似曾相识?
算了,不过那么多了。
反正希澈是他的就没差。83Line,听不出谁前谁后。

“不过,特啊,你这表白方式也太直男了吧?”

这份感情迟钝又理所当然,回头看来,密密麻麻地滋生在了朴正洙这二十年来全部的演艺生涯里。
这是朴正洙中规中矩的三十代生活,他看看靠在自己肩上玩着新游戏的希澈,心满意足地想着。

首发名朋。

【83Line】假戏真做:我们同居了

#假戏真做:我们同居了
#利特第一视角

节目录制现场,我沉默地看着在屏幕里刚坐在心理咨询室就哽咽的自己。

“呀,你们给我看清楚了,啊。”
希澈收起了一向清凉高调的综艺腔,喉中滚出沙哑的字句,竟然带了点愤怒的压抑,不知要向谁宣泄隐秘的恨意一般。
我想是对于这么多年所有对我,对我们施加以恶意的人吧。那些坐在键盘面前,裹起所有嘴脸,只用最恶毒的敌意刺杀我们的人。

回想起来,刚刚得知要和希澈一起录制“我们同居了”的时候,内心的忐忑占据了大半。在细枝末节——却充斥了庸常生活的事情上,我们是真的不合拍。
坐着两位综艺MC的车内竟然是如此尴尬的静默,我疲惫地闭上了眼睛,感受着心脏被撕扯开一小块的钝痛。昔日故友在十余年后的今日已然无话可说,曾交换过野心与张狂的少年旅伴只有在节目要求时才能结伴同行。过往与现实的落差一点点侵蚀着我,入伍时那种铺天盖地的孤独感再次席卷而来。
原来,希澈你都不能理解我。

本着偶像的素养机械地整理收拾完一切,沙发上我们身形之间仿佛隔着难以跨越的嫌隙。我试图逃脱,便以做饭为名起身离开。
起初,当卸妆完毕的希澈笑嘻嘻地提出五分钟内买饮料回来时,我只当他是多年综艺养成的完成任务的习惯而已。
我熟练地切菜,倒油,翻炒,用油花迸溅的阵阵脆响遮掩荒芜的内心。主持人的本能驱使我勉强念叨着做菜的步骤。
“……希澈喜欢吃清淡一些的……”
话一出口,我蓦然一愣,条件反射般说出的话让自己都吃了一惊。

希澈就在这时推门而入,气喘吁吁地向我炫耀着买错口味的零度可乐。那少年般得意的神色好像依次穿过了我们相知相遇的二十年。宇宙大明星时期的少年桀骜,精致的面庞上写满了野心与向往——到如今在风华岁月中落得沉稳泰然,却能在细微之处窥探到几分往昔盛世之时的光彩。
我总厌他太过直断,却不见他从当年唯我独尊的模样为我磨成了一个炫耀着小事哄我开心的老少年。我总说自己孤身一人,却发现自己之时早将他的种种篆刻进心房而已。
希澈滔滔不绝地说着,顺手为我拨开一只蟹棒,我自然地探头咬住,余光瞥见了希澈略带羞涩却难掩得意的笑意。
你一直在等我啊。

“不管怎么样,我都会站在利特这边。”
“我们正洙,一直以来辛苦了。”
“希澈是我唯一的朋友。”
……
往昔誓言里字里行间中的情意,美好得炫目。

我自命孤独,承担了所有恶意,回过头来发现,能从这重重试炼中幸存下来的全部原因,是因为有你在我身边。

我慢悠悠地靠在屏幕前的椅子上,瞧着希澈好看的面庞上为我不平的神色,心中不知为何,反而漾出一股暖意。
“……还好有你在啊,我的,希澈。”

名朋首发。